少儿编程,资本之下是否还有教育者的最初模样

滚动
2019
12/16
17:05
分享
评论

作者 / 裴以多

相比去年底各大厂频频爆出的裁员消息和P2P暴雷风波,今年曾被资本普遍看好的少儿编程则经历了多事之秋,并且一直延续进了寒冬。

11月初,新京报报道,已获得三轮融资的少儿编程品牌妙小程编程网出现多地网络课程无故停课,联系不上老师的情况,学员预付款和员工工资无处讨要,上海注册地办公室搬空。

而在3个月前刚获得B轮融资的西瓜创客同样在11月传出裁员消息。一时间社交平台上公司裁掉一半多、裁员100人、裁员200人等各种说法应有尽有,甚嚣尘上。后西瓜创客官方回应,裁员比例为15%,且此举是为了“聚焦业务”。

而业内另一品牌编程猫从9月开始就陷入与加盟商的纠纷泥潭。无特许经营备案,违规加盟操作,导流走线下加盟商生源,致使加盟商血亏的消息在网上不断发酵,直至12月初 GES 2019未来教育大会上,一位加盟商在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现场发言时突然跳出来质问。

这一“极端”的沟通方式背后,是加盟商利益受损的愤怒和解决无门的无奈,同时也毫不留情地在大众面前揭开了少儿编程行业乱象的现实一角。

说起少儿编程,就不得不提到2017年,那是少儿编程的“高光时刻”,被业内称为“少儿编程元年”。在这一年,资本给予这个行业前所未有的狂热追捧,少儿编程赛道披露23起融资。行业市场规模达到31亿元,同比增长67.6%,甚至有人将其对标少儿英语培训市场,信心十足地表示,这是“又一个万亿市场”。2018年披露融资43起,似乎也印证着这一观点。

然而,少儿编程的光环仅仅维持了不到三年,拐点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降临了。2019年(截止11月10日)少儿编程行业融资披露数量骤降至19起。资本冷却撤退的同时,原本被狂热喧嚣遮盖住的质疑声,还有经过市场淬炼和消费者体验的真实声音才逐渐传了出来。

1、“万亿市场”的幻象

当资本逐渐冷静后,第一个浮上大众心头的疑问是:少儿编程的市场规模和增速真的有预计的这么乐观吗?

少儿编程行业崛起,离不开人工智能时代的发展趋势,以及国家政策的推动。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推广编程教育,指出要“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教育部也将编程教育纳入课堂教学及考试大纲。在政策和资本的推动下,新老玩家争相进入少儿编程行业赛道,截止2018年8月,快速聚集起超过200家相关企业。

但少儿编程的渗透率和消费者对此的认知,与资本和企业的热情不成正比。据报道,目前少儿编程渗透率仅有1.5%,且存在严重区域不平衡的情况。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供需格局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中可以看到,截止2018年8月,东部地区的少儿编程公司数量为139家,而中西部地区只有5家,不到前者的零头,占比只有3.5%。部分地区编程加盟商反映招生人数不到10人。2018年12月中新网报道全国少儿编程14岁以下学员人数超过千万人,但这和K12的2.4亿人基数相比,占比甚小。

现阶段僧多粥少,招生难成为行业共同的难题。生源的缺乏和对于生源的抢夺,导致行业获客成本从4000元一路飙升至10000元,大部分企业不得不极度依赖融资才能继续存活,无法通过市场形成自己的造血机制。因此不难理解,为何编程猫的加盟商对于生源被品牌导流至线上平台,自己缴纳了加盟费却沦为品牌“地推”会如此愤怒。

在资本“烧钱”带来的火热旺盛下,现阶段少儿编程的万亿市场只是资本热钱催生的虚假繁荣和美好行业想象。

2、资本关心数据,谁来关心教育

在网络上流传的一张加盟商与编程猫工作人员对话截图中,当编程猫被质疑资质时,他们的回答耐人寻味:“这个 很难办,大家都是打擦边球”。

这个“大家”指的是少儿编程行业开放加盟操作的多数机构。明知违规,却依然铤而走险,背后自然是有更大的利益在诱惑。那就是通过加盟扩大规模,提高市场渗透率,获得增长和好看的数据,才能够讲述出资本爱听的“故事”。

肆意追逐资本的青睐,为了迎合资本,他们早就失去了教育者应有的模样。

少儿编程,其本质是儿童素质教育。2019年频频爆发的行业乱象中,我们看到少儿编程行业在教育实力上良莠不齐,有机构淘宝些机器人道具,招聘两个大学生就能开班,让人瞠目结舌。而在编程猫与加盟商的撕扯中,被严重诟病的一点就是对于加盟商缺少支持教研支持,甚至加盟商只能自己培训老师。

教育是个慢行业。资本的撤退和乱象的爆发势必带来一轮重新洗牌。也许只有资本撤场、风口平静之后,我们才能看到哪些品牌在教育上发力,真正将少儿编程当做教育事业经营,而不是一个投机生意。一如那句投资界的名言说,只有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在裸泳。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我们也很欣喜地看到,相关行业协会、高校机构和企业等社会力量开始参与青少年编程等级标准的建立和等级考试,推动编程教育逐步向规范化、标准化发展。

我们期待经历阵痛重新洗牌的少儿编程开启教育长路之旅,在课程研发、师资培训、服务体系等发面进行投入,展开良性竞争,集全社会之力共同推动中国未来信息化人才培养。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